< 返回上层

【Discovery大会】世纪互联陈升:共启IDC的无限游戏

2021-04-22 22:31:17 1次

4月21日上午,由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委员会指导,中国IDC圈与世纪互联等共同主办,以“同频共振”为主题的“2021年中国IDC行业Discovery大会”在北京盛大开幕。现场汇集了数百名来自数据中心上下游产业的专家、学者以及从业人士,共同探讨、分享数据中心的发展及未来。大会同期在线上多个渠道开通了现场直播,共有数十万观众观看了本次大会。

世纪互联创始人陈升

世纪互联创始人陈升向与会者分享了《共启IDC的无限游戏》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吴部长,各位嘉宾,各位好朋友,大家好!很有幸,我是中国IDC领域的一个老兵,跟着中国IDC一路发展从第一天到今天,历经25年。刚才前面有过很多的精彩分享,我自己一路走来,这25年可以概括为三件事:第一,以客户为中心;第二,互联互通;第三,运维科技——这是我看到过去25年。虽然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增加的主流在头部客户,需要超大规模的数据中心、需要土地、需要IDC的指标,但是我们扎扎实实走过这25年,还是凭借这三样真功夫。一切的一切首先要与客户同频共振,跟着客户去成长下一代IDC产品。

我今天的分享同样是围绕着这三件事,给它再做一个升级版:如何看未来5年、看未来10年、看下一个25年,我们怎么和客户同频共振,怎么去看待下面一波的互联互通、2.0版的互联互通,怎么去看待黑科技的升级,怎么全面去拥抱科技创新。

现如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科技的词。我在两周前,在工信部深圳的一个大会上,我自己原创了一个词“Blockchain Native”。我为什么喜欢这个词呢?为什么希望套在新基建的前面呢?回首过去的10年,云计算从技术开始,各种各样的虚拟化技术,到今天云计算不仅仅是科技,是文化、是潮流,是一套价值观,是一套方法论,是一套范式。我们遵循这套范式去打造新型的应用跟基础设施的新系统,将远远超过技术边界的效果。那么同样,如果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我这个老兵也回到一个新兵的心态,把自己一切的25年全部归零,我们用一个学习者的心态看待未来5年、10年,下一个25年,我们能不能做出一些更有意思的产品。不仅仅凭规模,不仅仅看头部客户,我们应该看到一个多姿多彩的、一个新的,由用户、客户、价值链、产业链各个环节都能参与的一个新基建的行业。

那么这个行业,如果到今天为止,以我们今天有限的理解去找一个词就是Blockchain Native,我把它当成是引领,作为引领我这个新兵下一个数据中心2.0版。作为下一个25年的新兵,这是一个激励自己往前走的词。这个词既有自上而下的价值观,有思维范式;同时也有自下而上非常扎实的科技支持。就像我们今天谈云原生的相关议题、工程师文化驱动的相关概念,还需加上思想创新和原创引领,结合这两股力量,才有机会创造下一个25年。

刚才谈了基础设施。我这次同样在深圳和业界分享的时候提出一个概念。为什么在谈云原生的时候要如此极端的凸显Blockchain Native呢?因为这是底层协议的更新。1996年,25年前,当我们用拨号服务的时候,什么是基础设施、什么是应用?那时候底层是电话网,电话是基础设施,互联网是电话上的应用,可是到后面,经过这25年的“翻转”,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了:我们每天用的微信通话,腾讯会议、ZOOM——变成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的App。这25年如果用简单的 “翻转”来理解基础设施产生的变革的话,面对下一个25年,踩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底盘上的今天,我们可能也产生一个误解,互联网基础设施就是一切,一切都应该长在互联网上。我们的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我们的个人数据中心,甚至我们的生命网络,都长在互联网基础设施上。但是这个命题成立吗?有没有可能最后又发生第二次翻转呢?

第二次翻转是什么?可能就要再造出一个Blockchain Native,一个去中心化的、一个零信任的、一个由密码学、由数学来支撑的一个底座。我们今天的底座里没有数学,如果这个底座造出来,让今天的互联网跑到Blockchain Native的上面,会发生什么呢?今天大家在谈区块链的时候,都谈互联网在下面、区块链在上面;如果把它翻转过来,25年我们看到下一个辉煌是区块链在下面,一个新生的基础设施的出现,上面长出一个互联网应用以及其他更加多姿多彩的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应用。

在这里就一定要谈5G,谈Blockchain Native,我经常开玩笑用一个比喻说有两个5G,一个是4+1的5G,一个是6-1的5G。4+1的5G是互联网的延伸,对电信运营商来讲,甭管是5G还是4G,今天收的都是流量费,所有的辉煌,所有的利益今天都是留给OTT的,如果说这种局面需要运营商再投10倍的固capex,用10倍的opex来支持一个4+1的5G,这个游戏可能玩不下去。我们把横轴和竖轴放起来,横轴是科技发展,竖轴是文明进程,两个结合在一块的话,大家可以想象什么是6-1的5G。就像当初3G刚出现的时候,第一天在乔布斯的iPhone出现之前的3G,就是2+1的3G。它的计算结构、它的ID系统、它的商业模式、它的运营商里面的体系跟2G是一样的,只是把空口技术升为3G,这是远远不够的。谁改变了3G?是4-1的体系改变了3G,是重新由乔布斯一个根本不是运营商领域的人重新定义了3G,然后缔造了世界的辉煌。我们今天一样,如果用这个逻辑去看待下一波的话,我们不要受限于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去谈5G,应该超越移动互联网谈5G。

从用户的角度我们已经看到了,其实大家都在谈一个词——超越智能手机。超越智能手机下一个数字文明是什么样的?凯文凯利在2019年贵阳数博会上、他用了自己的关键词,镜像世界、数字孪生、区块链,这几个东西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今天有可能构建出这样一种新世界的元素,去超越大家今天认为一定是智能手机为王的信息网络世界。信息网络世界叫什么?这是一个很古老的词,我这次演讲的时候被工信部的领导笑着我说,说我一看就是“老人家”了,还在用Cyberspace这个词,今天很少人用这个词,这个词第一天开始、现在中央网信办翻译也是翻译成Cyberspace——,中文大意是网络空间的事务的一个办公室。我们现在看到的1.0网络空间、全球的电话网络、切号信令,上面跑着、今天用的X.25电路交换的数据技术来支持上面的计算世界,到了后面拨号接入,专线接入,一点点演变成今天2.0的网络空间,智能手机跟背后无比强大超级的公有云,我们今天在座所有人都是2.0的受益者,我们要感谢互联网公司给我们带来这些最美好的服务。但是下一波是什么,今天是2.0变2.1变2.2,它还会继续演变,是不是可以开辟下一个赛道、支持未来25年的同频共振发展的下一个赛道是什么?这个赛道不是为人与人做Email、微信、电话、语音、自媒体服务的,是大规模的机器协同服务的,它是真正来实现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里面一个必备的基础假设,这个假设不是在应用层做,它应该在底层做,它的底层协议不应该是TCP/IP,它应该超越、搭建一个为大规模机器协同,人人都可以享受的人工智能而搭建的一个新型的网络。

当然我们讲了,这个网络从来都不是颠覆互联网,互联网在未来25年一样蓬勃发展,应该在拥抱互联网的同时,继承互联网的同时,开辟云原生时代,拥抱下一个新基建的变革。先有基础设施的革命,才有上面蓬勃发展。

刚才讲了大规模的机器网络,如果我们在企业内部,很简单谈企业内部的优化是什么,3个人干5个人的活、领4个人的工资,每个人都很开心、老板也节约了费用。对工业化而言,原来五个车间,让5个车间变成3个车间,5个车间8小时工作,改成24小时工作的永不落幕、永不熄灯的车间,3个车间能够干5个车间的活,领4个车间的工资,整个社会的机器的协同、这时候机器不能由一个老板管理的机器,它的数字身份不应该在一个中心化的数据库里面,它是相信数据就可以有身份,你不能取消的身份,它没有意识形态,它的账号也不应该被分掉,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分它的账号,因为它是一台机器,它是一个机器人。这些体系要想进入到网络空间与人共存,我们显然靠过去的TCP/IP协议是不够的。

所以像过去第一代互联网的创业者,这些协议的创始人,就像今天我们享受互联网的时候,可能很多人忘掉这些协议的创始人了,他们做东西的全都是开源的,SMTP、HTML、TCP/IP,作为互联网第一代底层协议创始人Tim Berners-Lee意识到这个协议不够了,它有天花板,他在2018年停薪留职在MIT大学,开始创办自己的创业项目。

如果我们把这些综合在一块,我们去看整个IDC计算结构的演进。今天我们看到的结构,在北京的数据中心不是服务北京的用户,是服务全国、甚至全球的用户,所以我们今天的计算是一个100毫秒服务器到端的100毫秒的计算,我们说的未来的计算能够支持在城市级的自动驾驶,它可能是1毫秒的计算,我们今天如果我们踩在2021年,比较现实是我们可以讨论1毫秒的计算,但是我们今天立即可以做的事情是10毫秒的计算。什么是10毫秒的计算?这是一个城市级的IDC、它去支持当地的用边缘网络和用城市计算搭建出来的下一代数据中心。

这个数据中心最简单的是把我们今天大家看到的这张图,一个数据中心内部所展现出来的像腾讯超级数据中心,如果它有100万台服务器,我们把这100万台服务器这中间背后连接的网络让它走出数据中心,走出数据中心的大门到一个城市,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到腾讯超级服务中心的一台服务器的待遇,那这时候可能就是我们数据计算时代的到来。如果用更关键的语言来形容,我们这次在谈阿里云,在创造双十一的奇迹,承受这种超大规模的并发流量的时候它的一些武功秘籍。每一条武功秘籍都是中国实践出来的东西。第四条是阿里云是全球第一个大规模做RDMA网络的公司,像这样的东西过去只在数据中心里面谈,我们过去的同频共振只是在数据中心内部里面谈,我们下一个25年,我们可能要把这样的东西给它走到一个城市里面去,每一个企业客户的桌面,让每一个家庭里面都开始有跟数据中心直联的RDMA,所以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数据中心的愿景,它可以支持我们今天不是说今天数据中心的业者我们只能在北上广深,我们只能去买二手土地,我们只能在抢夺能源指标,这事儿远远不够,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做好,做出规模来,但是同时我们要找出一条新的道路、这条道路能够用创新联合体的力量,能够走向中国超过100个以上的城市,甚至走向百城千县,都能够去落地当地的10毫秒的计算,能够跟当地的客户同频共振。

所以如果回到最后,因为今天时间关系我不能展开谈,作为一个新兵向大家汇报,说IDC的下一个25年,今天要想让这个游戏变成一个无限游戏,不是我们有限的人坐在一块为输赢的游戏,我们是要打造一个能够和所有的消费者、企业、我们客户的客户共同参与的游戏,这个游戏才是一个IDC产业的无限游戏。

谢谢大家!

非常抱歉未能帮助到您。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很需要您进一步的反馈信息:

在文档使用中是否遇到以下问题: